月一

【四季】【希安明昂向】

  【HE春】
  和远方的战争道别,人类已将鲜花带回家。
  合谈非常成功,公文拟完,雷吉尔议长起身与帝国统帅尤济握手。在这一刻,几乎是快门按下的同一瞬间,炽热输送到喉间,在场的人们鼓掌,欢呼,拥抱,呼喊震碎战争,和平在泪水中诞生。
  ……
  希安明昂站在会议厅柱子投下的阴影里,群众情绪感染得他也差点跟着哭出来,甚至想要参与进欢呼的人群,不过他还是忍住了。
  希安明昂你可是个稳重的人,以后这种重要场合还多着呢!青年这样想着,嘴角却在不断的上扬,顺便朝凯什的背影竖了个中指。
  此同时进来的科研人员在耳边他说了几句,“你…你你你确定?”看到对方肯定的点头,他睁大眼睛,结巴得差点咬到自己舌头。
  从会场出来回到己方休息室打理队伍,护送议长回到主舰,途中希安不停的在看表,表上的数字走得缓慢,时间仿佛在与他作对。急得他手忙脚乱的递错了好几次文件。
  “希安,快到部队饭点了,先去吧。”议长微笑的看着他。“可是您…”他犹豫着。“无妨,我有些事找极光。”以后议长摆手示意希安可以先走了。
  关上办公室的门,如同大赦。他立刻飞奔向科研部。有人和他说那颗蛋里的能量波动和他用波动仪从欧瑞泰尔采集的某一份很像,他采集了这么多,神魔的、暗影生物的…是哪一份?可恶…他为什么跑得这么慢?
  感应舱门一重重打开,视线越来越开阔,周围穿白大褂的人多了起来。“嘿大兵,不要在通道里跑得这么快!”
  “小心纤维器材!”…
  惊呼声,责骂声…所有的声音糅合在一起,他却只能听到自己不稳的呼吸声。
  最后一扇门开启,她就那么坐在那里,身边是切碎一半的生命舱,人群中的她,表情有些惊恐与慌乱,在看到希安后这些焦虑情绪慢慢的化为平静。
  青年走到她跟前,思绪哽在喉间,旋即张开双臂抱住她,她愣了一下,随即伸手越过他的双肩环住了他。属于她的气息填满鼻腔,希安听到她说:“好久不见。”
  “嗯,好久不见。”

【一点碎碎念】
  从七月份开始动手,平时没什么时间,又不想放手,一直拖到现在,总能找到一股作文味(笑),强迫症的前提下删删改改缝缝补补的,终于写完了。
  整个游戏就这家伙说过“啊,我的理想是在妻儿的哭声中幸福死去”这样的话,所以就想试着写写他。
  开始玩这个游戏也是因为觉得剧情和人物设定非常有意思,每个世界线都很完整,适合脑洞大开。本来想写写约图之类的但是打通这两人的剧情后我就觉得:官方糖真棒。就不掺合了。除此之外暗影世界里比较喜欢雅各,感觉这个人也可以挖出很多梗来写。魔法世界的话就是加拉哈德,感觉表面上和和气气的私下会是个狠角色…
  希安明昂的【四季】篇就这样了,番外过一段时间再补了。

【四季】【希安明昂向】

双线结局,HE,BE各一个,各有一个番外,总共四篇。
【BE 冬】
  激光切割仪的细线将生命舱逐块剥离开,呼吸声逐渐清晰。
  等剥离到最后一层时,壳内的东西展露在众人面前,隔着玻璃和营养液,氧气输送管缠绕着她——一个走丢的时空旅客。
  站在隔离黄线外站的凯什,在看到她后露出了不明的笑意。要知道光是她的外貌就可以给共和同盟的“老朋友”们带来惊喜。
  这将会是最强的改造体,精神力量强大,取代瑟内希顿的帝国顶尖杀器。
  不是只有德鲁哈有实验切割器。
  她睁开眼睛,小幅度的扭转自己的颈部,扫视玻璃罩外的人,无神的双眼像一潭死水,随即又合上。
  “契合度如何?”凯什话语简洁,像是处理一样无关紧要的部件,负责改造的医生一一回答。
  “非常好,尽快投入使用。”他头也不回的走了,作战时期军部可是很忙的。
  会谈失败,共和同盟在返航途中遇袭。宇宙媒体全面播报,利益熏心的小人在各党派间煽风点火,同盟的怒火烧向银河帝国,甚至还波及到了中立星系的德鲁哈。
  银河帝国的统帅尤济在会谈中受伤,帝国加快了脑电波控制与毁灭机器方面的研究。帝国某位军官在混乱中顺走了一个生命舱…
  阿什利在偷走阿比斯后并未取消其中立星系德鲁哈的公民身份,同盟对付起背叛自己的人来丝毫不逊色于对待敌人。粒子炮扫过建筑,只是一个晚上,德鲁哈的宜居带被夷为平地,同盟拒绝进行记者访谈。帝国在同盟后扣押了大批德鲁哈的民众,同时向同盟宣战。
  「酸浆果」小队五人遇袭,两名成员不幸身亡。
  ……
  一个月后。
  「酸浆果」从银河边缘的伊塔泽星开始潜入,目的追捕那个杀掉队友的帝国杀人机器。
  盐碱化严重的沙地走起来十分费力,步步深陷。这里的气候也十分的诡异,脚下是细软的黄沙,头上却是乌云密布的雪天,风沙夹杂着冰霜打在裸露的皮肤上会有轻微的疼痛感。
  借助一块破碎的建筑物的遮挡,希安明昂把纳米防护头盔收起,借着建筑的阴影潜入进大楼。
  这栋楼先前是个购物中心,因为突发事件停业,疏散及时,并无伤亡。橱窗里的小玩具呆呆的笑着,楼层指示灯如盏盏鬼火,扇扇窗口指向走廊深处,像是蛰伏在黑暗中的恶鬼等待猎物靠近。
  希安明昂打算坐电梯上去了,情报显示犯罪分子是生化人,最近突发情况太多,在情报单上看到那个生化人的脸时他平静得出奇。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告诉自己那只是外观设计和她一样的杀人机器。
  既然他怎么藏对方都会通过热感应找到他,也就没什么好藏的了。
  ……
  少女的双腿卡在栏杆上在悬空来回摆动,她拨弄着一片口琴簧片,虽然不能吹响,可她仍然乐此不疲,专注的用手指描摹起上面的花纹来,一串铭文旁是一颗小小的、不知名的植物。一个月里她总是能出色的完成各种任务,不需要原因,底层代码只需要她能按时定量的完成任务指令。
  偶尔一些模糊的画面从大脑深处涌出,感到异常的她小心翼翼的把那片金属收进万用工具里,迅速的翻找出一管蓝色液体,那管生化部门定期发配的“药剂”,帮助稳定大脑和身体的排斥反应。
  注射完得有五分钟的平缓期,来不及了,电梯门开了,任务永远是第一指令。
  ……
  远程攻击性能A,精神控制A,近身格斗C…像往常一样希安明昂在脑海中寻找目标的信息。
  随着电梯门的开启,他握紧了手里的短刀。敌人是能量构造体他得打近战把这玩意儿送进对方的能量反应炉,如果被精神控制那么他还有一把贴身PPS可以打爆自己的脑袋。
  电梯门开启,子弹在他的脚下打出火花,他抽出短刀躲避着子弹向敌人移动,并且尽量不去看那个生化人的脸。
  在对峙的瞬间,她的子弹先一步在希安明昂的胸前打出火花,虽然有东西替他承受了大部分的子弹,但伴随着火花一块炸裂的弹片还是嵌进希安的腹部,鲜血涌出,他侧身顺利把短刀插入生化人胸口处的反应炉中,仿生血液溅到他的身上,他没有退后,而是抽出一只手抱住了那个生化人,握紧刀柄旋转刀身让刀刃把她二次穿透,直到机体失活。
  希安明昂推开她,用PPS在她的胸口又补了几枪,然后点燃了她。
  火中有人在说些什么,希安明昂不想去听,也不想明白。仿生血液混杂着他的眼泪布满脸颊,刚才贴心位置的口袋里那把口琴替他挡住了大部分的子弹冲击,直到高楼的风吹得他发抖,火舌燎到了他的小腿,腹部伤口猛地抽搐,希安明昂才回过神,进入来时的电梯里,他不断的安慰自己:这相似的外貌只是凯什的卑劣手段罢了。
  报告完任务结果,他跌跌撞撞的走出这栋大厦,风雪打在皮肤上会痛,但是心却已经麻木了。
  他拿出那把救他一命口琴,簧管承受了子弹的重击早已断裂变形。
  ……
  刀在胸口拧动,她想要再打出第二枪,可那人钳制了她。在那个拥抱里,大片的记忆铺天盖地的袭来犹如山崩。她委屈得想哭,放声大哭,可是她体内只有最廉价的液氧,没有指令也不能使用,反应炉连接着声控系统,她发不出声了。
  心里空空的,仿佛敲一敲还会有回声,那块簧片和她一起躺在火场里,和那些被做成人偶的尸体一起等待被燃烧殆尽,最后的液氧被烧干了,身体里什么都不剩。那么大的宇宙,她把自己弄丢了。
  最后一眼,是那块簧片上的铭文:“To My Love.”

【四季】【希安明昂向】

【勇者视角】
  仪器运转的声音四处碰壁再闯进耳朵。她在房间中心的玻璃隔间里看着外界,这种感觉像是漂浮在温水上,水波荡起纹样模糊视线中了那些身着白大褂的人。却清晰了记忆中青年的面庞和欧瑞泰尔温暖的时光。
  这个科研团队的“生化人改造”的计划推行到后期,需要活体演示来验收实验成果,为人类搬离环境恶化的地球,在宇宙中航行做准备。
  今天是脱离引力的好天气,隐约可见的蓝天,太阳磁场稳定。臭氧层依旧没有修复的可能性,钢铁大桥像融化的巧克力被各种射线啃食殆尽,金属液体滴落到沸腾的海水里,蒸腾的热气模糊了破碎的大厦。
  那块黑幕上撒着糖霜似的星云天体,人们在星星上建造空间站,虫洞神秘而危险,推进器慢慢悠悠,彗星的白尾割开新纪元。
  你能看到那颗蓝星吗?
  那是我们的地球母亲…回不去的的故乡。“回收登陆失败,回收登录失败…”机械女声重复着话语,刺眼的警报红灯亮起,接收声波的耳塞脱落,她什么也听不见了。最后这一眼,是留给窗外深蓝色的星球,只需这一眼。
  一眼便已定格亿万光年。
  “A2舱已偏离航道,维持生命系统开启。”离开了地球后的我们,除了记忆中亿万光年前的地球母亲,自此之后的星星,不管多么耀眼,都只是他乡异客。

【希安明昂视角2】
  宇宙航行十分枯燥,短线航行要对着船舱发呆,长线航行则需要在休眠仓里躺着,即便未来世界的人类已经找到了部分虫洞并架设了空间站点,还是解决不了枯燥乏味的旅程。军舰使用的大型空间跳跃装置也需要给推进器冷却时间。
  部队多数的工作需要秘密进行,在执行任务时宇宙网是被屏蔽的,只能使用万用工具的单一模块联络军队总部,没有办法连接其他区域的数据网络来进行娱乐。就算是这种从联盟到隔壁中立星系的中短距离航行,也只能等待在中立星系进港后才能连接网络。
  【西塔历B12-早8时 「柏得号」驶离港口】
  今天是决议会谈的日子,「酸浆果」的任务是护送议长及部分参议人员安全抵达会谈地点——中立星系德鲁哈。
  在没有网络无法使用娱乐设备的宇宙飞船上,想要打发时间,得看你想怎么玩,舰队本身配备得有健身房和阅览室,人员搭配相当合理,赌博泡妞之类的事只要你不嚣张过头监察组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主屏幕画面稳定,雷达扫描系统运行中,航向坐标确认,空间跳跃装置确认,窗口对接,加速引力逃逸系统,目标——德鲁哈。
  ……
  这片星海一片漆黑,星屑尘埃伴着冰冷淹没过生命的脖颈。舰队穿梭其中,像在深海断崖中点灯的鱼群。
  在通往中立星系的这片区域被称为「死海」,尘埃与水结晶大量充斥其中,无法建造短距空间站点,飞船穿过密集能量带时还得系统操控人员手动避过一些雷达无法检测到的野生虫洞,易守难攻。
  ……
  刚轮完一班的希安明昂回到了休息室,看着坐标显示器上越来越近的德鲁哈,有些感叹。他的母星,离开4年后,今天竟然以这种方式又回来了。
  想想这里的特产及物种,再想想表兄阿什利,还真是…一点都怀念不起来。
  在回到未来的前两天阿什利还在想着要做掉帝、盟双方的领袖人物,实现他「彻底摧毁」帝国和联盟的言论。很多次,希安明昂为了阻止他,两人在皇宫大打出手,吸引了周围一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骑士。在他俩准备用粒子枪对轰的时候勇者陛下总是及时赶到…一边骂他俩幼稚,一边把俩人揪着耳朵带去医疗室。
  可真是冤枉,其实幼稚这个词完全是在描述阿什利好吧?就算他自己有那么一点点的…呃,不成熟。可是他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嘛。
  回忆起自己小时候天天追在阿什利屁股后面,央求阿什利和自己玩游戏,每当这个时候那家伙总会扬起下巴:“我不会和你这种「小鬼」在一起玩。”然后六岁的希安就会哭着跑去和姨妈告状,姨妈把阿什利暴揍一顿,阿什利更讨厌希安。这种状况一直循环到他12岁……每次希安想起这些都有一股挫败感就油然而生,同时感叹自己当初真是被小行星撞坏了脑袋。
  “啊,小行星,请撞扁阿什利那个混蛋吧。”合拢掌心,他半开玩笑的说了这么一句。
  “轰!——”一声巨响炸开在舰艇上方。声响之大,让希安有了一种罪恶感:这么灵验的吗?那个混蛋不会真的在这搜船上吧?
  ……
  “所以…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的船会被这个…什么玩意儿撞上?”此时的希安很挫败,阿什利还没怎么样,他自己乘坐的飞船就先被开了一个洞。
  看着其他四个「酸浆果」队员也是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他直接跳过了问答环节,“算了…船舱漏洞补上没有?”如果不及时修复,因为气压的关系,船舱内的压力比外界的大,万一喷出去一两个议会相关人员…唉,做人好难。
  撞上他们的巨型蛋稳稳的停在大厅中央等待处置。在各种扫描仪检测完毕后给出一个绿灯:有生命特征。
  舰队上的军用开壳仪器十分粗暴,估计能把蛋直接轰掉,只能等待到科研部拿到精密切割器再说了。“先放到存储室,等到哈鲁德再说吧。”希望里面不会是科研部的最新投放的远古恐龙。

注:【四季】背景为未来世界
分两个视角写,乙女向,走向希安明昂线。视角分为勇者一章,希安明昂两章,总和一章,总共四章,完结。
  尽量参照游戏里给出的设定来写,自产粮,对人物设定的理解OOC出天际,没什么大问题的话祝食用愉快。
【希安明昂视角1】
  黑暗充盈着空间,承载住星河,青年吹着悲伤的旋律,星光将指引方向,带着他一次又一次义无反顾的驶向信仰与毁灭的深渊。
  【第Ⅱ纪元-西塔历A24,星河八区中午12时,黑帝斯星系宿五——共和联盟总部。】
  考虑到安保问题,共和联盟大厦的上空不允许有飞船行驶。出了港口的舰队整备室,希安明昂直奔向联盟大厦,目的地是大厦的顶端会议室。为防止外来人员非法闯入,电梯为复古升降式,记录虹膜进入且每层设有一项安检系统,通过电梯筒透明的玻璃,前可看到广场上的共和联盟国父奥利安·俄利尼斯的巨大立体投影像,后可看到联盟大厦各楼层来来往往的职员。
  一成不变的场景,特种部队「酸浆果」的队长,希安明昂早已看腻。浏览过手上佩戴着的万用工具信息模块给出的数据后,他又在脑海中拟了一遍部队总结报告的流程,以防纰漏。平时吊儿郎当的青年在工作方面从不马虎,据他所说如此努力是要对得起他自己高额的薪水。天晓得这些金额数字在通货膨胀极其严重的未来世界能买些什么,相比价格高得吓人的人工制品,预订一架价格适中又实用的高速飞艇送给勇者陛下倒是个不错的选择,当然主驾驶必须是他,一切银河帝国的走狗靠边站……
  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电梯到了,提示音响起,走出电梯穿过回廊站在门前。门的另一侧,光线涂满地板爬到会议桌的麦克风上反射出金属的光泽,装饰盆栽整齐的排在12把椅子后,共和联盟现任议长雷吉尔逆光坐在主位上,阴影覆盖着前身看不出他的表情。
  虹膜扫描完毕身份确认,会议室门打开。“希安。”听到议长开口叫他,他挺直腰板敬礼表示回应,得到同意后负手于身后开始做任务报告总结。
  解决欧瑞泰尔危机回到未来世界已过一周,回想起那段悠闲的时光简直像梦一样,若不是对面坐在主位上的人也不时提起,希安明昂甚至会怀疑那一切不过是他的臆想。
  “等你能在天上自由飞行时,你会发现责任与麻烦不仅没有减少,还会因为你能力的提高变得越来越多。”希安明昂和某位圆桌骑士一起训练时这样说。确实,回到未来,一堆事情接踵而来,首当其冲的就是共和联盟与银河帝国被打断的合谈。现任议长倔得很,不信那个邪,冒着被打上“私通外敌”罪名的风险,回到共和联盟又开始着手准备二次会谈,作为议长直属部队的「酸浆果」自然要参与负责会谈方面的安保问题,虽然现任议长军队出身自保什么的问题不大,但过场还是要走的。
  每天部队、出勤、大厦三点一线,就为了一个月后在中立星系的和平会谈。
  报告完毕,出了联盟大厦已经是徬晚,过了饭点的部队食堂早已关门。马不停蹄的累了半天,他也没有找那帮队友鬼混的心情了,在路边的自动贩卖机上敲出一盒快捷食品,科技发展的产物,人类很早就制造出了这种欺骗味觉的手工菜替代品,拙劣的模仿品,唯一的好处就是便宜且甚至不用加热,开盖即食。
  压缩的快捷食品的味道很熟悉,像极了舰队战里缴获的军需物资。和上次任务一起不了了之的是他的津贴和假期!为数不多的餐厅里一顿人工菜费用又要抵掉他半个月的出勤费,他少有主动理财的意思,也不想勒紧裤腰带过一个月并在与战友开派时掏不出一颗子来,这不划算也不值得。
  人造太阳的光芒暗去,带走地面的温度。坐在悬浮路灯旁的他悲哀的发现他是如此怀念卯月那糟糕的料理,虽然食材和做工差了一点,起码是管饱的。更别说勇者陛下在私下还会组织一下加餐。
  唉,勇者陛下,陛下…
  那个骗子陛下,在欧瑞泰尔的时候不断撮合他与银河帝国的人,在茶室里又私下给帝国和联盟的双方说好话。骗了联盟议长又哄了帝国统帅。以为他看不出来?哪有这么多巧合,多次抽签都有他们和帝国那帮……好了,陛下不准他在背后说那些人的坏话,不然当天没有加餐。他是个安分守己的好青年,从来不跟钱和食物过意不去。
  嗯,只要现在骗子陛下出现在他面前给他做一顿饭,上上周在巡逻时差点被瑟内希顿轰爆头的事情就一笔勾销了。你看,他多大方?一顿饭就好,反正有万用工具,厨房可以买,食材准备也是分分钟的事情。实在不行就换他半个月的薪水请她去一次餐厅,到时候就着酒杯和灯光一定得问问她:是不是上次训练我和阿什利打架你又生气啦?为什么你提前离开都不和大家说一声啦吧啦吧啦的…至少也别一声不吭的回现世界嘛,我说你,天上那么多颗星星,干嘛非得去我到不了的那颗,你这个陛下还真是任性啊。
  越想心情越差,随意扒了几口后他就打道回部队了,看今天报告的阵势,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他会很忙了。
  也好,忙起来脑海里就没有逝去的战友和那个小骗子了。最重要的是明天一定要叫那帮混蛋队友帮忙在食堂打饭。
  口琴遗忘在角落,再次被吹响也是一个月后的突击舰艇上了。

疯狂打call

⌌⌈╹드╹⌉⌏:

我家李先生在给我发信息ฅ(>ω<*)ฅ

之前有一点小bug 更新了
我喜欢苏苏的李先生 嘻嘻

是我没错了

ice mo:

【大护法】【观影有感】【吸吸吸吸吸】

大护法:我特么一棍子敲爆你的*头